温情的呵护──母爱的故事


(为方便下次观看,请及时下载本站APP---体积小、绿色、安全)

  天呀,大卫,你为什么在星期五晚上呆在家里看电视而不是出去消遣?这是你连续第二个周末呆在家了。
  爱莉丝──大卫的母亲,微笑着在沙发前面站住,沙发上坐的是她的儿子。
  “我不反对你在家。自从你的父亲死了,我有时变得孤独,因此有你在晚上陪我感觉很好。你已经长大了,尽管我帮不了你什么,但我仍关心你。你过去总是很忙碌的,但最近似乎是悠闲了。
  她摸了摸他前额的头发问:“在你的爱情生活中有什么麻烦吗?
  大卫抬头看着他的母亲并且笑了,一种淡淡的苦笑。
  “没有,妈妈,一切正常。我只是想远离女人一段时间。
  爱莉丝靠着大卫坐下并且握住他的手。
  “听起来有点不对。我认为你应该多接近女人,过去她们常打电话给你。发生什么事了?你与女人相处有什么问题吗?爱莉丝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表情:“你没有让一个女人怀孕吧?
  大卫又笑了,但是这次笑得很愉快。
  “没有,妈妈,我能保证我没有让任何一个女人怀孕。
  爱莉丝握紧了他的手,并且说:“很好,那又是为什么呢?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呢?不管怎么说,妈妈通常都比你经历的多些。
  “噢妈妈,不是什么大事情,但……很难启齿,是关于男人的问题。
  “噢,当然了!爱莉丝挪喻地笑着:“你认为妈妈是个清教徒──如果你与她谈一些关于性的话题,你认为不合适?我假设你这男人的问题是关于性的。我没猜错吧?
  大卫有点脸红了,他点点头,说:“是的,至少从某个角度看是的。
  爱莉丝沉静地看着大卫,一阵静默。
  “大卫,我虽然是一个女人,但是我确实了解一些所谓的‘男人事情’。当我像你这么大时,我那两个兄弟让我知道了很多,我帮助他们解决了很多他们的青春期烦恼……当然,我们只是一种柏拉图式的亲密,持续了差不多二十年。那之后,你的父亲乔和我结婚了……爱莉丝以微笑打破了严肃话题的沉闷表情,她继续说道:“我们的性生活很甜蜜,不是纯洁的你能想像的……我虽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,但是我确实知道很多。我想我能帮你解决你的问题。
  “妈妈,我真的没什么,我只是有些迷惘,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表达。
  “告诉我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她们拒绝你吗?
  “嗯……那之前约会还是有过的,但她们总是说‘不’……我总是不能……“不能什么?不能和她们……?还是你不能……?
  “她们对我都很好,我也很喜欢她们,但是我……我想我是一个失败者。
  “你和她们约会时上床了,但是你在她们叫床的时候……临阵退缩了。这是你想表达的吧?
  大卫苦笑着说:“是的,差不多就是这样。我……趴在……她们身上时却临阵退缩了。
  “名副其实的‘寂寞伴侣’,不是吗?爱莉丝笑着说。
  大卫不好意思的躲开爱莉丝促狭的视线,喃喃的说:“是的,名副其实……“这也算不了什么,我不清楚现在的女人是怎样,我当年可是相当活跃的,嗯……我是指性方面,那时候大多数女人都热衷于和男人们上床。但也有过于保守的那一类女人,她们仍然在意所谓的‘名声’,我想你不会是倒霉的碰上她们了吧?
  “没有,到目前为止我一直都很幸运。与我约会的女人大多数都很热衷……上床,但是我的那儿……我尝试了很多次,弄得她们都烦了,可都不行……之后又发生了几次,所以我想先静一静,也许哪天我能遇上一个更有耐心的女人。
  爱莉丝轻轻地抚摸着大卫的手臂,眼中不由的流露出担心的眼神:“你还很年轻,也许只是轻微的阳萎。我知道一位很好的大夫,星期一我去为你预约。
  “阳萎?大卫转过头冲着爱莉丝大声的笑着:“不,妈妈,不是的。我的问题不是阳萎,它是……恰恰相反……“恰恰相反?爱莉丝迷惑地注视着自己的儿子,眼神慢慢地落到了大卫的牛仔裤的裤裆,那儿的巨大的凸起给了她肯定的答案。她抬起眼睛仔细的注视儿子的脸:“你的意思是说你的问题是你的那儿……太大了,是吗?
  大卫无奈的说:“是的,它……太大了。大到让每一个看到它的女人都害怕得跑开了。弄得我……我都20岁了,但还是一个处!大卫满脸的烦恼。
  爱莉丝再次轻抚着大卫的手臂并且说:“噢!我的宝贝,你长得像你爸爸乔,这些年我一直想知道你是不是继承了他所有的特征……他的那儿很大,现在可以肯定,你从他那继承了它。
  “你是说爸爸也有一条大……哦,我的意思是说爸爸的那儿也很大吗?
  “是的……沉浸在回忆中的爱莉丝轻轻的说:“是的,他有一条大……哦,他是很大的,很大……“他怎么样的大?
  爱莉丝张开她的手比了比,大约12寸的长度,“他的那儿要比这长……再慢慢合拢手指卷成一个大大的圆圈:“差不多有这么粗。
  大卫的眼睛一下子亮了,勉强抑制住心底的喜悦似的压低嗓音说:“真的?!怎么听起来像是在说我呢!当我兴奋时我……你没有骗我吧?
  “你就是你爸爸的活证明!她笑着说。
  “开始还真是麻烦……爱莉丝看着远方缓缓地说:“特别是最初的那几天!我们俩不断的努力,我一点一点的适应他……我们花了超过两星期,才真正度过我们的洞房之夜。在那以后,在我能完全的容纳他……才开始体会到婚姻的享受。
  她顿了顿,对着大卫低声说:“真的,那真是享受……爱莉丝的眼睛充满了笑意:“那个女人要有大量的耐心和欲望才能接受你。我告诉你这些,是要你有精神准备,那样的女人很难找,你要去不断的发现,直到你的努力得到回报──你找到爱你并且愿意与你结婚的女人。
  “噢,上帝!大卫说:“可我还没打算结婚。不结婚不行吗?
  爱莉丝笑了,并且含蓄地说:“不结婚也行,你知道,有另外的方法可以照顾你的需要。
  大卫愁眉苦脸地说:“口交?也不行,女人们容不下的。
  爱莉丝看着满脸忧愁的大卫笑着,说:“还有方法,如果你真不能忍受了还可以试试‘寂寞伴侣’,就像这样……她伸出手蜷缩手指做出抓东西的手势,并不断上下移动:“我知道它是一个差的代用品,但是差总比没有要好。
  “你说的完全正确,差总比没有要好。他微笑着撇了撇嘴,接着又是满面愁容:“不得已时我也那样做过,真的是不得已,不然我就会做那种梦。
  爱莉丝再次微笑了,并且说:“宝贝,自慰是正常的,对于一个男人,淫梦也是正常的。
  “妈妈……你能不能告诉我,爸爸和你在一起时,你怎么才能……‘一点一点的适应他’?
  “我不能说,除非你……
  “妈妈,告诉我,不管怎样……就算我会脸红。
  “如果我给你看了……也许会对你有帮助。我得先到我的房间去拿些东西,回来再详细告诉你。
  爱莉丝去了她的卧房,带回来一个大鞋盒子。她打开了它,取出一根相当于正常阴茎大小的假阳具──大约6英寸长,但龟头比普通阴茎要大。
  “我们以这根开始……他在我身上用它,直到我能完全适应它。ninilu.com做最專業的站她笑着,脸上带着一丝羞涩:“它使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……它带走了我的处女膜。
  然后她拔出了另外一根,一根大约9英寸长且龟头相称的更大的假阳具。
  “在我能从那一根上体味到女人的快乐之后,我们开始用这一根,你爸爸用它捣啊捣的,直到一个星期后我能顺畅的适应它。
  “可是……听起来当时你正在用这一根练习,怎么是爸爸用它在插啊?
  爱莉丝就像她以前做的那样举起了手:“我在用它……你是正确的,它是一个差的代用品,但是它可以缓解你爸爸的需要,阻止了他的那儿过早的进入……“然后怎样?
  “然后我们使用了这根大号的。爱莉丝从盒子里取出了一个巨大的假阳具。
  它是一根阴茎的一件完美的复制品,除了它的长度,因为它是大约12英寸长的并且相应的粗。
  大卫楞住了,不由的倒吸着凉气──它看上去就像他的阴茎,想到了一个女人竟能用阴户容纳这样的假阳具,那他的……一种很长时间未有过的兴奋瞬间布满全身,他的阴茎开始有点胀大了。
  “上帝!妈妈……大卫小声地问:“你能受得了它……你的那儿能吗?
  “最初不能。但是经过长时间温柔的爱抚和若干支KY润滑,并且更每次做都只是多进去一点点,我们最后成功了。在它能完全进去而我还能勉强忍受它的抽插后,我们终于开始了我们的洞房之夜,你的倒霉的父亲也终于能放弃了那差的代用品,真刀实枪的干了。上帝,那次我们做了整整一夜……爱莉丝的脸上飞上了一层红晕,她接着说:“我想肯定我们那晚上有了你。
  大卫感觉到阴茎勃起,他牛仔裤的前面鼓鼓的,像是被一根大香肠填满。
  爱莉丝注意到了他的裤子下面的凸起:“啊宝贝!看起来你确实继承了你爸爸所有的特征。
  大卫脸红了,说:“妈咪,没有哪个女人愿意通过那个过程才能……即使她爱我。
  “如果她真的爱你,她会愿意的。
  “我只能这样希望。也许她明天就会出现,也许她将愿意结婚、通过那些漫长的锻练。
  “也许如此,但是如果她真的爱你并且愿意和你结婚,她肯定愿意。
  “妈咪、妈妈,你告诉我的这些让我知道了很多。这以前,我认为迟早我能找到一个能容纳我这么大的女人;现在看来,这样的女人很少,我应该做好心理准备……以前我至少还有一些希望,今后……“噢……宝贝,我很抱歉。我只不过做了你想让我做的事情,我没想会使我的宝宝泄气。
  看她如此紧张,大卫笑了,他开心地笑着说:“噢!妈咪、妈妈,我不是在埋怨你。我很高兴你把这些告诉了我。我泄气只不过是因为我发现我的倒霉事是正常的,而且,还要持续相当一段时间。
  “嗨,顺其自然吧。
  “是的,希望她最后出现时,我不是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头。
  ……
  那个晚上洗澡时,大卫用肥皂仔细洗了洗他的鸡巴,之后手淫抒发他的郁闷。
  当他的手疯狂的上下捋弄时,那个最大的假阳具时时在他的头脑幻化,“啪、啪、啪……推进抽出……在他的母亲的阴户,湿漉漉的闪耀着淫汁……出色的想像力快速的带来了绝顶的高潮,“嗖、嗖、嗖……射到远处排水管下面。
  他以前从来没在性的方法想到过母亲,但是在听她述说了她和他的爸爸做过的事情之后他有了不同的想法。他脑海里幻化出他的父亲挺着巨大的鸡巴进出他的妈妈的阴户……尽管他刚有了一次高潮,但很快地,他又一次勃起……!在他最终疲惫不堪的上床睡觉后,淫梦又来缠绕他了……假阳具在他的母亲体内疯狂进出、父亲挺着真阳具抽插……最后他跳进了他的梦!跳进了她的阴户……当他第二天早上醒来时,他的短裤布满了粘液。
  ***       ***       ***又到了晚上,大卫洗完澡刚要上床睡觉,从他开着的卧房门口传来他母亲的低语:“大卫,还好吗?你睡了?
  “没有,还没睡。请进。
  大卫能看见她站在他卧房门前的走廊,在她的后面是耀眼的大厅。她穿着一件薄睡袍,大厅的光线能轻易地通过那半透明的织物,显示出了她的身体的剪影。他能看到尽管她早已年过四十,但身体仍很年轻。光线从她的裤裆和大腿的接合处透过,能模模糊糊的看到软软的阴毛组成的黑色的三角形状。
  他被眼前的这光景深深的震撼了,只是简短的片刻,他的鸡巴立刻有了反应,急速的充血、勃起,呼吸不由的开始急促。他定定神,再望过去,他能看到她的那条朦胧的凹痕,想起她述说的那些火辣辣的事、想起那12英寸的假阳具、想起她和父亲一起的性行为,他感到了母亲的性感、母亲是他想要的女人!
  猛然间,他意识到他正在想的、关于他的母亲的种种淫荡、歪曲的想法是多么的不可饶恕,他心底呻吟着拼命地想摒弃这不伦的念头,但是没有作用……当爱莉丝走进房间时,大卫仍然在心底进行着搏斗。
  大卫看到他母亲手里有一些东西,当她走近他的床,他能看出它是一个圆桶,就像是一支牙膏。
  爱莉丝走到床边,她靠着他的仰卧的身体坐下并且说:“大卫,我考虑了你昨晚的话,对我不能帮助你感到非常的抱歉。在我和你爸爸结婚以前,他有了挫折都会告诉我,因此我有点了解你现在正在经历的……她梳理了一下他的头发,继续说:“我确定了你所需要的,是一些TLC──一些妈妈的温情的呵护。
  大卫的阴茎在床单下急剧的勃起,她看着他床单凸起形成的小帐篷,轻轻掀起床单:“看来我好像是对的,而且来的正是时候。
  “你什么意思?大卫努力半天才喃喃说出这句话。他其实听懂了妈妈的话,心头一阵狂喜,但他不敢相信!
  爱莉丝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儿子裹在内裤内的勃起的阴茎,欣慰的看着。在她默默的注视下,他的阴茎更加勃起,甚至跳动。
  爱莉丝伸手做了个她头一天做过的手势,微笑着说:“我想也许你将享受一个变化,别老用你的‘差的代用品’了。这可能也是一个‘差的代用品’,但是,我的经验是当别人帮你做它时,总是比自己做要好一些的。
  她伸出手隔着鼓起的内裤轻柔地摩擦大卫的鸡巴,手指逐个使劲,整个手掌也轻微地向下按。在她的触摸下,大卫的呼吸逐渐急促,爱莉丝很满意的笑了,并且说:“你生命中将来可能出现能适应你的女人,现在我替她帮你一次。
  爱莉丝攥住了大卫的鸡巴,手底传来的硬度和长度使她惊叹:“上帝,你太大了!她抓住他的内裤往下褪,大卫不由自主的向上抬臀挺胯以方便她,他的笔直的鸡巴顶在紧绷绷的拳击手短裤上,挡住了爱莉丝的视线。
  终于,爱莉丝把短裤褪到他的小腿上,他的鸡巴完完全全的屹立在空气中!爱莉丝松开紧抓着短裤的手,手指紧张得颤抖着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声音大得大卫都能听见。她伸出两手轻轻地捧着眼前那巨大的阴茎,轻叹道:“噢,大卫,我的宝贝!噢,我的宝贝,太大了!简直和你爸爸一样,噢上帝!你比他的还要大!
  她轻轻地摩挲着他的鸡巴,比划着说:“噢,你爸爸比你还差这么多,难怪那些女人都跑了!别担心,让妈妈来照顾你,妈妈帮你释放你的存货。
  她提起了床边的那袋牙膏,大卫注意到它是KY润滑剂,不是牙膏。在脱掉盖子以后,她对着他的大龟头挤了一些,再用手掌轻柔的四处涂抹……随着她手的移动,大卫兴奋的喘着气,臀部轻颤着上下左右不断摆动。很快的,大卫的阴茎被均匀的涂了一层润滑剂,他兴奋得几乎不能控制他自己了,喃喃呻吟着:“噢,上帝……妈妈!噢……!那儿……太好了……她又对着他的阴囊挤了一些润滑剂,再用同样的方法轻柔的四处涂抹,然后她一手把玩着他的阴囊、睾丸,一手轻轻攥着他的阴茎的根部向上捋动,当她的手来到了他最敏感的龟头时,她在它上面用指尖轻轻画着小圆圈……大卫觉得出她是这方面的专家,她确切知道她正在做什么。
  慢慢地但是无情地,他的母亲的手正在不断的刺激他的快感,大卫的兴奋急剧增加,他开始下意识的呻吟……渐渐的,兴奋感越来越强烈,浑身的肌肉不由自主的绷紧,屁股上挺,阴茎口汨汨流出了些微液体,鸡巴好想、好想……她的手摩挲得越来越急、他的鸡巴顶得越来越高!
  “噢……上帝、妈妈!我太兴奋了……他呻吟了。
  “来吧!我的宝贝,该来的就让它来吧!那是我想要的……来吧……爱莉丝再加速手掌的捋动,大卫的后背高高拱起,身子僵直在空中……突然!他爆发了……一大团精液射进了空气中,落到了两大步远的地下,后继的精液溅落到了他的前胸,斑斑点点……爱莉丝移动她的手掌到他的龟头上紧紧的攥着并且不断的向上挤,另一只手盖在阴茎的上方,鸡巴在她的手里喷射、喷射到她的另一只手里!大滩的精液顺着她的盖在阴茎的上方的手流下,滴到他的身上,弄得他的阴茎滑溜溜的……她的攥着阴茎的手掌持续不断的挤动,渐渐地,大卫的身体放松了,僵直在空中的臀部重重的摔落到到床上,他闭上眼睛,胸膛急剧起伏的喘息着,“噢……上帝、妈妈,我不知道说什么……最后他断断续续地小声说。
  “什么都别说,你只要放松,好好享受这一切。
  她拿布擦干净他身上的精液和散落的斑点,还好,他射精时有她的手卫护,散落的精液很少,再把沾满精液的布拿出房间,等她做完了这一切,她低头在他脸颊上轻吻了他一下,“小宝贝,现在可感到好一些?她问。
  “我好像到了天堂!以前从没有这样好过。他抚摸着她的手臂说:“谢谢,妈妈,那真是最好的TLC。
  “那是妈妈应该做的,做个好梦,宝贝。
  大卫疲惫的笑着说:“至少它们应该是普通的梦。
  在爱莉丝离开之后,从他曾经经历过的最奇妙的高潮放松下来的大卫很快的进入了梦乡。就在他是几乎睡着时,他听见隔壁的房间断断续续传来一种压抑着的、有节奏的喘息声,之后似乎还有一些呻吟声……大卫是如此的放松,因此他不能肯定他是不是真听到了什么还是做了一个别的什么梦。
  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(2)
  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  第二天早上,大卫被咖啡的芳香唤醒。
  起床时他发现自己是完全赤裸的,头一天晚上的记忆很快回到了他脑海中。当他记起他母亲给他提供的特殊的TLC时,他的鸡巴已经半硬了。
  他找到他的短裤,穿上后去了厨房,准备品尝一下那诱人的咖啡。
  爱莉丝在桌子旁边坐着,咖啡的香气从她身前的杯中泛起,她慢慢地啜饮着。
  看到他进来,她抬起了头:“早上好,小懒鬼。咖啡准备好了,快来吧。
  大卫给自己倒了一杯,回到了桌子旁边。他刚要坐下时,一抬眼,他发现了比咖啡更能吸引他的东西。爱莉丝仍然穿着昨晚上的那件长睡袍,她正俯身品尝着咖啡,睡袍的上摆前倾,能看到她奶油般白晰的乳房,乳房顶端是浅棕色的乳头!大卫感觉到阴茎迅速勃动,顶得短裤前面高高凸起!
  在爱莉丝注意到他的窘境以前,大卫不得不赶快坐下。坐下后,刚才看到的一切和头一天晚上他卧房前那一幕仍不时在他眼前晃动,他紧张的端起滚烫的咖啡,迫使自己暂时忘却爱莉丝正在显示的魅力。
  爱莉丝喝完了咖啡,起身把她的杯子送到水池。当她这样做的时候,大卫又有了一次视觉上的享受。他注意到她的薄长袍勾勒出的迷人的曲线,那是丰腴的成熟妇女的苗条曲线,遮在她的屁股之间的薄薄的丝织物,根本挡不住那后面的诱惑,反倒衬托出她的臀是多么的圆、多么的软,透过贴着屁股的长袍,能清楚的看见白晃晃的肌肤。大卫又想起了头一天晚上走廊上的迷人风情,而现在是白天,明亮的白天,一切都一览无遗的白天!
  大卫贪婪的观赏着……在这一切发生之前,大卫从未对爱莉丝、他的母亲给予特别的注意,她是他的母亲,只是他的母亲,但现在,他希望爱莉丝是除了他母亲以外的任何人、任何的女人。
  大卫在爱莉丝后面起身站了起来,他在她身后挽着她的腰,将她的身体紧紧的搂住,在她的颈上吻了下去。
  “谢谢你,妈妈,昨晚我……那确实是我最想要的。
  他紧紧地拥抱着她,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体的温暖,阴茎顶在她的屁股上,屁股柔软中带着韧性,他的鸡巴再次变硬了。他的手在她柔嫩的小腹游走,一点一点向下游走,探到她的耻骨,再向下,在她两腿间的缝隙中探寻着,就像迷路的亲爱的寻找他的家。
  爱莉丝把她的手压在大卫的手上,轻微的摆动屁股甩开紧顶在屁股上阴茎,她笑了:“感觉好吗?太长时间没经历这些了,可今天……我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!风骚、热情、年轻。
  爱莉丝从她腰上拉开大卫的手,转过身面对着他。大卫的鸡巴仍在不老实的探头探脑,她隔着短裤抓住了它,并且说:“我的宝贝,你的小兄弟又遇到麻烦了,是不是?你想如何放松一下呢?她微笑着──暧昧的微笑着:“也许我该给它来一堂个别辅导课,让我们开始吧。
  她走进了客厅,在一把安乐椅前面站住了。
  “来,大卫,坐。
  大卫走过去,在他将要坐下时爱莉丝拉掉了他的短裤,一直拉到他的脚。再轻轻地推了推他以使他不得不坐,然后在他前面在地板上跪下了。大卫的阴茎像一根白色的棍子一样猛的站了起来,并且一下一下不住的跳动。爱莉丝握住他的阴茎,不能相信的说:“上帝,我的宝贝,昨晚才……它可真不乖呵!
  “主啊,我不希望它这样,它总是让我紧张。
  爱莉丝靠近大卫的鸡巴,仰着脸说:“现在,让我们花一会儿时间让它表现一下自己。说到这她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巨大的龟头。
  她转着圈舔着巨大的龟头,大卫的鸡巴不住挺动,他在一边喘气,一边咕哝:“上帝、妈妈,以前从没有人为我这样做过,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试一试。
  她握着他的鸡巴,头上头下的舔着,白色的棍子渐渐变成了白色的巨棒,当她熟练的用舌尖灵活地舔着龟头下方时,他开始了呻吟:“噢……妈妈,那里、那里……真是太奇妙了……爱莉丝抬起头说:“过去,在我的子宫切除前、身体不方便的那几天,我常给你爸爸这样做,他最爱让我舔这儿,我想你大概也是这样。
  她咧着嘴笑着补充说:“他那时候通常坚持至少一天,那一天只要有时间就让我含着它,这样含着……她使劲的把嘴张到最大:“我过去能把他的鸡巴整个含进去,不知道现在我还能不能做到,我来试试。
  她再次把嘴张到最大,使劲把大卫的鸡巴塞了进去,可鸡巴的龟头太大了,撑得她的嘴鼓鼓的,她使劲往下吞着,棒身与她大大张开的嘴唇严丝合缝,终于,她勉强含着了它。在这一过程中大卫能做的只是呻吟,他在享受着母亲给予的快乐。
  爱莉丝含着他的鸡巴轻微的上下晃动她的头,他能感觉到阴茎在她嘴里的滑动大约有2英寸,龟头挺进时能感受到她口腔的柔韧、温暖。
  爱莉丝再慢慢抬高她的头,使深入咽喉的龟头退到口腔,这样她的舌头就有了勉强活动的空间。她的嘴使劲吸舐着,舌头在他的龟头上盘旋,一遍又一遍盘旋,大卫的呼吸开始急促,进而喘息,快乐的享受慢慢升华成兴奋……爱莉丝一只手握住他的阴茎轻轻晃动,另一只手捧着他沉甸甸的阴囊抚爱着他的睾丸,他身体微微痉挛着,手颤抖着爱抚着他母亲的头发……“噢……上帝、妈妈!太刺激了……我太兴奋了……我要来了!……再不停下……我要流到你的嘴里了!……对于他的警告,爱莉丝的反应是她的头更加急速的起伏、口腔更温柔的吸吮、舌尖却是更使劲的舔舐!这一切让即将爆发的他安了心──他的鸡巴开始了急剧痉挛、紧接着、喷射!再喷射!……大卫感觉着就像在空中飘荡,他从未体会过这种极乐,他停不下来、也不想停下来……随着龟头的每一次撞击,他看见她的喉咙在疯狂地蠕动,但他还有更多、更多、喷射!再喷射!……她几乎成功了,只有很少一些精液逃过了她的温柔的包围,从她的嘴角,它们顺着他的鸡巴汨汨流下,但马上遭到了她手的拦截。
  大卫的高潮慢慢地消退,不久,他的鸡巴停止了搏动并且开始缩小。当它变得更小时,爱莉丝把它吞进了她的嘴,因为现在它已有了足够的活动空间。当它最终变得垂头丧气时爱莉丝把它放了出来,大卫不能置信的看着他的宝贝,它干干净净的──爱莉丝吸舐了所有的痕迹。
  爱莉丝坐起身对着大卫微笑着,伸出舌尖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唇角,然后再在唇边快速的舐了一圈。
  “噢,妈妈,我从未想到这一切能发生在我身上。我相信没有任何女人能为我那样做,真像做了一场梦……“我告诉了你它需要一堂个别辅导课,她轻拍着他现在松驰的鸡巴说:“看起来它像是接受了,这一课还真不容易。
  她笑着,轻轻捏了一下他的鸡巴站起来。
  突然间,大卫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爱,给他爱的人,是她的妈妈。
  晚饭以后,大卫洗过澡换上睡衣,走到客厅看电视。
  大约过了30分钟,爱莉丝也进来了。
  大卫能看到她的头发是潮湿的,因此她肯定刚刚洗过澡了,另外,他还能看到所有他曾经看到过的部位,他痴迷的看着。
  她穿着一件短睡袍,很短,只到她的大腿,能朦胧的看到她的大腿根。当她穿过房间走到沙发,随着她的步伐,她的乳房不住的轻微颤动,她在沙发前转过身,能看到它们左右摇摆,透过那层薄薄的织物,他好像看到它们在悠闲的漫步……他想起了早上的情景,眼前炫耀着她那柔嫩的臀、纤细的腰……她在沙发上蜷曲一条腿坐下,那一瞬间大腿里面的一切都一览无遗,几乎能一直到看她的裆部。
  她看起来了很成熟并且很性感,在她那儿,他曾经体验过无比的兴奋、在别的女人那儿从未体验过的兴奋。阴茎又在变硬、发胀,睡衣被顶得凸起,他偷偷的把手伸进睡衣挪动阴茎,以免被她发现。
  她曾经为他做过的,不、不是曾经,而是两次,在刚刚过去的24小时内,她两次为他做过,可现在又……他担心自己如此疯狂的性欲可能令她反感。
  他喜欢她为他做过的事情,而且她是那么投入、那么热情,他还想……过了一会儿,爱莉丝好像对电视表演感兴趣了,她放松的斜倚在沙发上,短睡袍褪到了大腿上,且衣趹分开。大卫所处的地方,之前仅仅能看到她大腿前半截,现在,他能一路看上去!他看见了……她的阴户,被黑乎乎的阴毛的围绕着,赤裸裸的在向他展示。
 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芳草萋萋的圣地,他知道这很容易被她发现,但他舍不得把眼睛离开……看起来她的阴户与他以前见过的、但惧怕他插进去的阴户没什么不同,但是大卫知道它是不同的,他知道那是一个能够容纳巨大器官的阴户,即使那器官有他的那么大。
  他贪婪的看着,手指扭曲着强忍着想去摸摸它的冲动,那阴户,那能容纳他大鸡巴的阴户,他想……终于,他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……大卫走过去,靠着爱莉丝在沙发上坐下,“妈妈,他说:“电视表演真那么好吗?我想和你谈谈,只要一分钟就够了,但是我能等到它结束。
  爱莉丝偏过头对他笑了笑:“没什么好看的,只是肥皂剧,我明晚再看也行。你在想什么?
  “你还记得因为我的那些烦恼,你说你怎么担心我吧?我也是这样。自从两年前爸爸去世,你一直是一个人,从不去外面。你是一个美丽的女人,还那么年轻,我能感觉到你的孤独。妈妈你还好吧?我真心希望你开心,但是你好像需要有人来照顾你自己。
  爱莉丝在沙发上转过身,把蜷缩着的腿放下,伸出了一只手扳过他的头,俯过身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,再慵懒的靠回沙发说:“噢,大卫,你太可爱了。谢谢你对我的关心。其实我曾经和男人一起出去过。
  看到大卫脸上出现古怪的表情爱莉丝笑了。
  “你还记得那次我和隔壁太太有事外出吗?
  大卫点了点头。
  “其实那次我不是和隔壁太太,而是和一个男人。我怕被你发现,所以编了个小小的瞎话。
  “但是你没再做过。为什么不再做呢?
  爱莉丝苦涩的笑了笑,说:“因为我发现了一些事情。首先,所有的好男人都已经结婚了。我那次的那个只是个剩余物。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腿:“第二,在一个女人习惯于一个‘大’男人以后,我发现,那些正常大小的男人简直无法满足她的需要。她再抬起了头看着她的儿子:“从中我只感到乏味,就放弃了。
  她佻皮的偏着头愉快的笑着说:“这样也好,我能与你有更多的时间相处,能注意到你的烦恼并找到原因,能知道你多多少少需要一些抚慰。
  “但是,妈咪,妈妈,你告诉过我你曾和爸爸有着活跃的性生活。你现在怎么办呢?你不会是连这也放弃了吧?
  “是的,我放弃了,彻底放弃了。苦涩的微笑再次在她脸上浮现:“至于我做的……她举起了手,手指分开并且来回屈伸她的中指。
  大卫笑了,说:“那是一个差的代用品。
  爱莉丝的苦笑变成了忧伤:“正如你所说的,我已验证好多次了。
  大卫轻轻地抚摸着爱莉丝裸露的膝盖,慢慢滑动到她赤裸大腿的内侧,上移、上探……在他的手几乎碰触到她的私秘处时,她按住了他的手。
  “大卫,你在做什么!
  “你给了我一些TLC,现在该我回报了。你就当是别的什么人在做,可能会好一些。
  “但是你是我的儿子!
  “对我的照顾你从来没停止过。
  “但是,那是因为我爱你,我不想看到你受苦,我才那么做的。
  “我也爱你,并且我愿意为你做这些。我想要你感受到我曾经感受到的那些美好。
  爱莉丝没再说什么,但是她松开了按住他手的手,好像在默许,默许他继续,在她的大腿上继续……上探、他的手指触到了她卷曲的阴毛,再上探、他的手指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目标、她的屄缝。
  他轻轻地用手指在她凹进去的肉缝和因充血而高凸的肉唇之间探查,在凹缝的尽头发现了她的阴蒂,他指尖轻轻的触摸着、摩挲着……她又按住他的手,小声的说:“噢、噢……大卫,我们不该这样……她紧紧地压着他的手,双腿夹紧,以致于他的手指深深的埋进了她肉唇间的屄缝,她呻吟着:“但是太美妙了,我太想这样了……噢……妈妈的宝贝,如果你再不停下来……我就阻止不了你了。
  “来吧,躺下来,让你的大卫回报你一些他的TLC。
  大卫从她的屄缝中费劲的抽出手,掀起她的睡袍把它堆在她的腰上,她的下半身完全彻底的裸露在他的面前。
  尽管大卫刚刚看过并且摸过这女性最隐私的部分,现在他仍然被迷住了。爱莉丝的耻骨周围覆满了黑黝黝的阴毛,一直蔓延到她的小腹和大腿根,她的肉唇厚厚的撅着,清楚地勾勒出在它们之间的屄缝。大卫知道,他就是从这条屄缝中钻出来的,不禁仔细的审视着它,然后用手指温柔的在的她肉唇间探寻,再深入探索。他发现了与刚才相比,她的屄缝现在湿漉漉的。
  这不可能是之前淋浴后的水,因为现在的屄缝中满是滑溜溜的粘液。她对他的爱抚已经有了反应,她的屄缝和肉唇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。
  他的手指不断深入,掌心搜寻着她的阴蒂,她大大的张开双腿,好像在邀请他对她的女性最隐私的部分做最充分的探索。
  他的手指最后停留在她的阴蒂上,在他开始刺激这小小的凸粒时,她开始呜咽的呻吟。
  他着迷的爱抚着他的母亲,手指在她的屄缝频繁进出抚慰着她的饥渴,心中充满了对她的爱。
  尽管那是爱,但在欲望的支配下,他隐藏在心底的狂热开始爆发,从未有过的狂热……他的鸡巴在他的睡衣下高高勃起,胀大到了它从未有过的尺寸,睡衣都快被撑破了。 共2条数据 当前:1/2页 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


.

本網站已依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。本網站提供成人在線影音服務,進入參觀之前,請先確定您已年滿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!如果您是未滿18歲者或對成人情色反感,建議您也請勿參訪本站!

Copyright © 成人电影网_成人电影_伦理电影_一级a做爰片_三级电影大全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