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学生受孕剧场之大野狼和看家的小羊羊


(为方便下次观看,请及时下载本站APP---体积小、绿色、安全!)

  宽阔的大厅,笼罩着昏暗的灯光,刻意调弱的淡黄亮度,让所有在其中的人们,视线无法看清太远的事物。每个来此游玩的客人们,都可以舒服的坐在极为豪华的沙发里,享受着高贵的美酒,和怀里清纯可爱的小人儿。
  大厅里头弥漫着如雾般的朦胧温和的灯光折射着紫色装潢的梦幻,映照在腥红色的地毯上,包围着在其中寻欢的客人,就如同被梦境包围一般,事实上,对於许多人来说,这里也许是只有梦境才会出现的地方。
  豪华的沙发散落在大厅里,沙发有大有小,虽然同样高级,但是材质款式却各有些不同,喜欢不同触感的客人,就选择自己喜爱的座位,在上面享受女孩们的温驯和体贴,在接受女孩殷勤的服侍之余,还可以欣赏到既新鲜又香艳的特殊表演。
  在大厅的最里面,就是表演用的舞台,舞台并不大,大约只占大厅的四分之一,舞台上黑色的帘幕遮着舞台的全貌,只在表演的时候打开,当那黑色的神秘往两旁收拢时,就表示一部部由幼色所写成的肉戏,即将演出。
  「各位尊贵的来宾,现在即将开始我们俱乐部每周一次的演出,请贵宾们在欣赏表演的同时,依然保持着绅士的风度,去温柔的对待我们的女孩们,请记得她们都是十分纤细的,承受不了各位的勇猛。」响亮的男声,从装置在大厅各个角落的扩音器里传出,宣告今晚的演出即将开始,听完男声的说明后,细小的女孩娇笑声,和微弱呻吟细语声,突然高了起来,此起彼落。
  广播音一断,所有背对着舞台坐着的客人,都纷纷起身,坐到面向舞台的沙发上,都不愿错过这每周一次的表演,站在舞台边的司仪,老练的等着所有人都换好座位之后,才下指示,打开了帘幕。
  低沉的马达声,带动了帘幕的开启,集中在舞台上的聚光灯也同时打亮,比大厅灯光还要强上许多的光线,涵盖了舞台上的每个角落,让人可以把舞台上的动静尽收眼底,但这光线却又不甚强烈,配合着整个大厅里的气氛,也是那种梦幻般的雾黄。
  舞台上,有着典型舞台剧的布景,木板所制作的草丛,木板所制作的树木,木板所制作的墙,和两片墙所围成,象徵屋子里面的空间。
  七个看起来只有十一岁左右的女童,坐在屋子里,那浅棕色的地毯上﹔她们靠在一起聊天,玩着手中的小巧的淫具,偶尔浅浅的相互亲吻﹔她们身穿着两截式的戏服,毛茸茸的短小上衣,和毛茸茸的小热裤,除了将她们诱人的重点藏得隐密之外,粉嫩的手臂和大腿,都暴露在外,再加上每个人头上所带着漩涡状的绵羊角,装饰得十分秀色可餐,也非常符合她们今天所扮演的角色,七只小绵羊。
  从一旁的角落走出了另外一位女孩,这女孩看起来和小羊群一般年纪,但却高挑许多,和小羊们微微隆起的胸部也有所不同,已有了相当的规模,是可以掌握的小山丘,也许是发育程度的关系,她今晚所扮演的是小羊们的妈妈,而她目前怀孕的状态,也令她十分适合这角色。
  她的打扮,也比小羊们要来得成熟,虽然一样是象徵绵羊的打扮,不过却是孕妇装的设计,睡袍的剪裁,从胸部下缘到盖住胀大的整个腹部,是纯白色的羊毛装饰,她发育中的小巧双乳,却只有白色的网格薄纱遮着,少女独有的樱红乳尖,而她装扮的下摆,仅仅只掩住蜜穴,在她行走时,那纯洁的裂缝,不时的若隐若现。
  「我要出门了,你们待在家里,要自己小心喔,不可以随便给陌生人开门!」羊妈妈手腕挂着篮子,摇摇摆摆的晃着自己怀孕六个多月的肚子,学习着大人的模样,对着在嘻闹的小羊们叮咛,她稚气的脸孔,用着细致的声音装着大人的成熟,弥漫着小女孩的天真。
  小羊们连连答应着,羊妈妈开了木门,挺着肚子,慢慢的往舞台的帘幕后走去。
  羊妈妈一离开了舞台,身为男主角的大野狼紧接着进场,他学着狼的模样爬着进场,经过几堆草丛,到木门前,然后站了起来,让全场的观众能够看清他的装扮。
  虽然身为男性的大野狼并不是观众们要注意的目标,但是俱乐部还是在大野狼的身上下了很多苦心,他们挑选了一位身材健美,长相俊秀的男子来扮演这角色,同样是特制的戏服,除了在头上有着野狼的头部之外,其余部分完全不像是戏剧的布偶装。
  野狼的部分,从头顶开始,沿着后脑向下到脚底,男人正面是完全裸露的,就像是个野人披着一张兽皮般,他健壮的胸肌腹肌,和颇具规模的阴茎,都已事先涂上了一层油,在灯光的集中之下,辉耀着让男人忌妒的肉光。
  野狼做出一个狰狞的笑容,在木门上敲了几下。
  「妈妈回来了!」小羊们的嘻闹很快的静了下来,然后又开始各玩各的,其中一只看起来年纪最小的羊儿高兴的叫,雀跃地要去开门。
  「等等!妈妈说要小心,不可以随便开门的,万一是陌生人怎么办?」另一只小羊伸手抓住了她,很认真的说,清秀的五官,用力的装出严肃的表情,只是更让人觉得她可爱。
  「那怎么办呢?……」羊儿们聚集在一起,热烈的讨论着,门外的敲门声持续。
  「你是妈妈吗?」羊儿们的讨论有了结果,其中一只看来最年长的对着门大喊,其余小羊全都靠在她的身边。
  「是呀!我回来了,快帮我开门吧!」大野狼装着尖锐的女声回答。
  「……妈妈有白白的手跟脚,你有吗?」大野狼装出的女声毕竟十分差劲,小羊们马上就提出了刚刚想好的辨识方法。
  「当然有啊!你们从门缝看看吧!」大野狼很快的抓起脚边白色的砂土,大量的洒在手脚上,把棕色的毛掩盖成灰白色。
  「……耶!真的是妈妈耶!」小羊趴在地上,从门缝底去确认妈妈的身份,狭窄的门缝没办法提供太远的视野,小羊眯起眼睛所集中的视力,只能够辨别出大野狼脚上的灰白。
  「欢迎回来!」小羊高兴的打开门,其他的小羊也上来迎接,准备看看妈妈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,可是门一打开以后,进门的却不是羊妈妈,而是浑身都散发着邪恶气息的大野狼。
  「吼!」大野狼发出了一声吼叫,惊醒了小羊们的错愕,天生的掠食者近在咫尺,小羊们开始逃窜,只是房子里唯一的出口已经被野狼所堵住,羊儿们只能在房间里尖叫乱跑。
  「嘶!嘶!」将门关上,大野狼也开始追逐她们,小小的屋子里所能逃开的地方不多,窜逃的羊群就像是在大野狼身边打转一样,大野狼的长手一伸,就可以构到一只小羊,小羊的戏服只是两片贴着的毛皮,在一抓一逃间,片片雪白的羊毛,纷纷落下,小羊们很快的就从白色,变成粉红的小裸羊。
  「我要吃你了!」大野狼选定了他的第一个猎物,一只除了头上的角,已是全身赤裸的短发小羊,她挣扎的被搂进大野狼怀中,明亮的大眼期待的看着他的脸,喜悦的表情,完全不像是即将被吞食的餐点。
  「啊啊…别吃我…大坏狼…嗯…啊…」小羊坐在大野狼怀里,野狼一口口的吻在她身上,吸吮着她身上滑润的腴白,嘴唇吮着,舌尖轻舔,慌乱的小羊无力的反抗,陶醉在大野狼的吞噬里,被吞噬过的肌肤,散落着一块又一块,带着湿润的艳红。
  「嗯嗯…啊…」大野狼入侵她喘息的小口,吃她的舌头,搅和着她清甜的唾液,混浊的啧啧水声,代表了幼女的美味。
  大野狼不知从何处取出了一瓶润滑用的香油,将其全部倒在沉醉的小羊身上,黏稠的油脂在无暇的肌肤上扩散,冰冷的油覆盖在裸羊火热的体温上,很快的,香油也被体温同化,混合着幼女独有的清纯体香,挥发出宛若春天般的香气。
  大野狼的手温柔的抚着,将香油均匀地涂满她幼嫩的躯体,性慾的涟漪,在她未成熟的心灵里回荡,她渴望着男人的赐与,就像她平时所被教导的,她渴望着男人阴茎的侵犯,尤其是被野狼手指逗弄的股间,清澈的淫液泌出,稀释了香油,让闪耀着油光的蜜穴,增添了淫靡的水光。
  四处躲着的小羊,从家具的后面探头,目不转睛的盯着野狼吞食她们的姊妹,野狼啃噬着小羊滑腻的身子,品嚐她年幼的鲜嫩,而小羊欢愉的笑声,喘息声,像是一首魔鬼的催眠曲,错乱着躲藏小羊的恐惧,兴奋的潮红不约而同地染上了所有小羊的双颊,躲在家具后,小羊们的手伸到了两腿间,抚慰着自己小小的秘裂。
  「啊啊啊啊…坏野狼…好热…啊…」抱着小羊,分开她的双腿,野狼将小羊潮湿的蜜肉展示给所有观众看,小羊搂抱着野狼的脖子,眼神迷醉,小巧的舌尖伸出,让野狼轻咬﹔野狼粗大的肉棒缓缓地插入小穴里,充实的触感填满了幼女狭窄的蜜壶,扩张她经验不丰的肉壁。
  「嗯…啊…坏野狼…救命……」小羊忘情的叫着,抒发她不应该享受到的快感,肉棒上脉动的血管,仔细的摩擦着四周的黏膜,小羊呻吟,蜜穴本能的收缩着,在有效率的调教之下,幼女未熟的肉体,表现了成人的热情,她嫩滑的小手,抓着野狼的腹肌,指甲刮着肌肉的线条,做着象徵性的反抗。
  「坏野狼!讨厌!快放开姊姊(妹妹)!!」听见自己姊妹求救的淫喊,小羊们带着勇气去攻击大野狼,一只只湿润着蜜裂,绯红着双颊的发情小羊,围在大野狼身边,握起的粉拳,软弱地打在野狼结实的肌肉上,不但没有带给野狼任何伤害,反而有种按摩般的舒适感。
  「嗯…哈…坏野狼…嗯嗯…我也要被吃掉了…啊…」被肉香四溢的裸羊包围,又再次引起了大野狼的食慾,他揽住了捶打他肩膀的那只小羊,狠狠地吻着她的嘴唇,粗暴的用舌头去搅拌她甜美的唾液,小羊挣扎的呼救,又不时的回应着野狼的舌吻,双唇离合间,许多银丝垂流在她发烫的身躯上。
  又一只小羊沦落在狼口里,她欢欣的与野狼深吻的情景,也连带的影响了其他小羊敌对的意识,小羊们捶打的手转变为抚摸,咒骂的语句转变为娇喘,柔弱无骨的幼躯,以大野狼为中心,依靠成一团,让彼此的慾念传递,融合在体温之间,汗湿的肌肤,相互摩擦着,沾染对方兴奋的桃红。
  除了两只沉醉的小羊之外,还有两只小羊缠绵在大野狼身上,一只小羊抢到了他空闲的那只手,纤弱的两腿夹着宽大的手掌,让他粗长的手指可以深入湿透的蜜穴,姿意的挖掘里面源源不绝的淫蜜﹔另一只则是钻进了他的胸前,用她坚硬的小乳突去磨蹭野狼的胸膛,把他泌出的汗珠,全都涂抹到自己身上,掠夺着野狼迷人的成熟体味。
  还有三只成为了大野狼的帮凶,以肉食动物的姿态,在舔咬着自己的姊妹,被大野狼抽插的小羊,更是主要目标,四只小手在她的身上游移着,分享她在油光之下的软嫩,她不停摇晃的身躯,有如在暴风中的火炬,明灭不定的呻吟着,她的姊妹轮流用嘴唇去堵住她的淫唱,用黏稠的唾液去浇息她的滚烫,只是更造成了她的颤抖。
  「啊啊…我…我要死掉啦…」被四面围攻的小羊,崩溃的悲鸣,还未受孕的子宫吸啜着深入的龟头,紧咬着的淫肉泌出了大量的蜜汁,淋漓在野狼腿间,瘫软的她,在姊妹的帮助之下,躺在地板上,回味着高潮后的余韵。
  大野狼挺起身,满布青筋的肉棒怒张,他两手各搂着一只小羊,忙碌的交互传递着香津,其余小羊抢食着肉棒的每一处,滑软的小舌,在阴茎上的敏感处舔吮,几下颤动,膨胀的阴茎喷发出大量的白浆,洒在虚脱的小羊身上。
  少女高潮过后的火热幼体,散落着男人的白浊精液,成熟的性臭味,niqupa期待你的到來牵动了小羊们被训练过的本能,所有小羊离开了大野狼,跪伏在自己姊妹的身边,贪婪的分食着这淋满糖浆的美味餐点。
  「啊啊啊啊…救…啊啊啊…命啊…啊啊…」由於事前服用过的药物帮助,大野狼不仅可以喷发出大量的精液,阴茎还可以维持长时间的挺举,眼前小羊们的淫景,也让他保持着极度的亢奋,毫无警示的,他不曾衰弱的肉棒,突然地插入了一只背对他的小羊,他抓着小桃子般的白臀,激烈的进退,如巨浪般的快感,让小羊不禁甩头而鸣,泣不成声地求救。
  雄性最原始的慾望,可以让人忘却自己的身份和立场,坐在最靠近舞台的两位大人物就是最好的例子,一位是来自C国的陈总统,另一位同样也是C国的胡主席,两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野狼,以兽交式在轮流奸淫三名幼女,两位大人物早已脱去了代表地位的西装,丑陋的年老阴茎奋勇的肏弄着跨下的女孩,以让女孩受孕为比拚,代替愚昧的统独对抗,偶然的四目相对,脸上都浮现了淫秽的会心微笑,也许这看似罪恶的俱乐部,在不知不觉间,对世界和平也有不少贡献吧。
  就在大野狼灌浆在第三只幼羊的体内时,外出的羊妈妈回来了,她一进门,看到的就是小羊们散乱的倒在地板上,很明显的都已被人享用过,有几只颤抖的蜜肉还在渗出精液,她手上的篮子因惊讶而掉落,睁大的双眼不知所措,害怕得后退的两腿间,却流下了期待的淫蜜。
  「不要!你们怎么可以这样…我是妈妈啊!」还有两只没被吃掉的小羊,抓住了自己的母亲,因怀孕而行动不便的身体,无法做出太大的反抗,那件薄如透明的睡袍,一下子就被脱下,小羊妈妈丰挺的小山丘,和圆润的大山丘,暴露在观众的眼前。
  「啊啊…孩子们…救救妈妈…啊…啊啊…」怀孕的羊儿,比未受胎的更为肥美,还很饥饿的大野狼一把抱起了羊妈妈,她娇小的胴体,既使怀孕了,也比大人要轻上许多,可以让大野狼轻易的端着,野狼啃着她的脖子,凶狠的留下吮痕,羊妈妈稚嫩的嗓音执着着台词,还在不停的呼救。
  「啊啊啊啊…好深…好棒…不行啊…啊啊啊啊…」强壮的手臂将羊妈妈固定在空中,野狼有力的腰强劲的撞击着年幼孕妇的肉臀,回响在整个大厅里的肉击声,代表了野狼肏弄的激烈程度,一开始就被强烈快感淹没,羊妈妈怀孕后更为成熟的身体,更能体会在其中的痛快,湿热的淫肉配合着肉棒开阖,缠绕在坚硬的棒身,泪流满面的同时,宛若哭喊的喜悦呻吟,也飘荡在空中。
  幼女孕妇的淫水,随着肉棒的进出,喷洒在躺着的小羊身上,小羊们软软的爬着,聚集在野狼的脚下,像雏鸟般的吐出了舌头,去承接如雨滴般落下的淫蜜,两只没被碰过的小羊,舌尖点在一起,白皙的指尖陷入对方幼嫩的穴里,共同分享着对方的淫乐。
  「啊啊啊啊啊…(啊啊啊…啊啊…爸爸啊…人家…)啊啊啊…」台上羊妈妈响亮的淫喊,和台下年幼女侍们的呻吟,交织在一起,就彷佛交响乐一般相容,大野狼持续的激烈抽送,也已到了体能的极限,几下要冲入羊妈妈的子宫的撞击,是他射精的宣告,龟头紧紧抵着她怀胎的穴口,如涛般的精液涌入,又被子宫里胎儿推挤而出。
  「啊啊啊……!!」双眼翻白,耗尽力气的淫喊,小羊妈妈曲缩着脚指,达到昏厥的绝顶,圆滚滚的肚子剧颤,彷佛连上面的汗水也在痉挛,泄下的淫汁和精液,有如瀑布般淋在羊群的身上,同时,结束的布幕也缓缓闭合,一群粉红裸羊所组合成的后宫,围绕着高潮的幼女和大野狼,渐渐的消失在布幕后,台下持续的青涩淫叫,代替了鼓掌,为今天的演出,划下了完美的句点!!


.

本網站已依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。本網站提供成人在線影音服務,進入參觀之前,請先確定您已年滿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!如果您是未滿18歲者或對成人情色反感,建議您也請勿參訪本站!

Copyright © 成人电影网_成人电影_伦理电影_一级a做爰片_三级电影大全 2018